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www.js00033.com > 正文
  • 如何看待百度推广针对魏则西事件的回复?
  • 日期:2016-03-02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我就是魏则西在最后的答案里,提到过的知乎用户渣渣。


我给魏则西捐了2万元人民币。


我从没参与过除了去哪可以买到不贵又体面的家居装饰画呢? - 渣渣的回答这个答案外有关魏则西的讨论,我不想被人说我在消费魏则西。也不想和人撕。其实我个人并不是很怕和人撕,但我不想把我爸这老好人也扯进来。


我会怕是有原因的,在知乎这个关于丛飞的问题里,受丛飞捐助过的年轻人这样说过。



也有知友在评论里表示丛飞有心理问题。


我只是个普通人,没有所图,也没心理问题。我捐钱就是出于善意。就这么简单。


但有无数人不信,他们只信你做任何没回报的事都出于恶意。


我本以为魏则西还可以坚持,可捐完款后不久他就去世了。我没有再更新原答案。因为更新便会有很多热心人跑去告诉则西父母“节哀”、“一路走好”。




这些毛用都没有。



我在西北工业大学读研的时候,我的师兄,在职读研,当时他儿子已经高三。有天早上我们如常在实验室聊天,谈到昨天有位西北工业大学附中的学生自杀身亡。正在互相询问具体情况时,导师忽然匆匆赶来。我导师年轻时意气风发,30多岁就在西北工业大学评了正教授。后来因性格炸裂,和校领导关系不佳,博士点一直没有批下。而我也只想读他的博,我想我的最高学历大概就是硕士了。


这么一个炸裂的汉子,他告诉我们:“昨天自杀的高中生就是你们师兄的儿子,你们见了他,千万千万不要提起这个事情!!!”。


现实中认识我的人知道,我年轻时就是个傻逼,对一切权威都是鄙视态度。我导师每次和我谈完人生和理想,都要说“其实你根本就不在乎对吧?”


可那一刻我对导师肃然起敬。他懂人和人之间真正的情感应该是怎样。


有些悲伤,初始无法释怀,随着时光流逝,竟真的可以慢慢淡下来。


对上上一代(奶奶爷爷)去世的悲伤,缓解的最快。有些人甚至还可以实时发朋友圈和友人分享这悲伤的时光。


对上一代(父母辈)去世的悲伤,可以通过建立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孩子慢慢缓解。他们不在留给我们的除了悲伤还有很多美好的回忆让我们坚强继续前行。对于父母的去世,还能即时发朋友圈的人就很少了。


而子女的早逝。那就是世界末日。



我2007年硕士毕业,到现在已快10年。每次见到我师兄,从没有提过一次关于他早逝儿子的任何事。不提起不是不关心,只是怕他再心碎。


有些悲伤,你记得就好。


你的每一个短信节哀,朋友圈挺住。就是一把接一把直接戳向他父母心脏的匕首。让他一直一直一直必须要想起来自己最亲爱的儿子已经永远不在的事实。


对于失去20岁孩子的家庭,世界已经崩塌了。有一半人一生也没法再缓过来。时间停在那一刻就结束了。


所以有朋友私信我则西不在时,我没有更新答案,也没有去留言希望他父母节哀。


我不想再去伤害则西的父母。


所以那个答案,暂时让它那样就好。让一切好像还有希望,让时间停滞不前。



今年,我的同事,1987年生人。我们一起监考影视鉴赏课时看到有学生答最喜爱的电影是《床下有人》时,还嘲笑这电影什么鬼,品味也太差了吧,但比那些填《公民凯恩》的同学还是要老实不少哇。


没想到几周后就看到他的讣告。他父母都是教授,我很熟悉,逢年过节都要去看看他们聊聊天。

但他失去独子这件事发生后,我开始犹豫以后还要不要再逢年过节继续去看望。如果去,到底再该说些什么?


金庸先生完成了“射雕”三部曲最后一部《倚天屠龙记》的创作。1977年3月,金庸为此书的单行本写了篇“后记”,最后两节是这样的:


然而,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书中写得太也肤浅了,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


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


通篇平实的叙述和议论,却以这么一句舒缓的蕴涵着深深的体会和失落的话结了尾,读来倍觉怅怅。


“那时侯”“不明白”而“现在”却明白了,是因为金庸先生写这几句话的五个月前,他的长子查传侠在美国自杀辞世。1997年,金庸在与池田大作的一系列对话中有这样的回忆:“1976年10月,我十九岁的长子传侠突然在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自杀丧命。这对我真如晴天霹雳,我伤心得几乎自己也想跟着自杀。”


我希望大家慢慢明白。有些悲伤,无可抑制。一旦遇到,天崩地裂。



可一个人曾经活过的证明,必须有一些东西来鉴证。则西的答案就是他活过看过这世界的痕迹。

我好喜欢的作家饭饭写过这么一篇文章《想念你的多种方式》:


比如,我改变一种习惯,从前我不吃胡萝卜,现在我开始吃胡萝卜,这样每次我吃胡萝卜的时候,都想到你;


比如,从现在开始,一年之内,我搭乘公车,都提前一站下来,走路到目的地,这样我可以慢下来,看看周围的人和树,还有店铺,它们沉默不语,我也是,因为我想到了你;


比如,有一个词我永远都不用,每次要用到的时候,我很小心,绕开它,换过一个词,这样我又想到你一次;


比如,每次我到大街上,如果我很高兴,我就大声叫你的名字,你的名字听起来这么普通,所以,我每次叫你,都会有人回过头来看我,以为我叫的是他们,他们也许对我笑,也许露出困惑的表情,我很高兴,我觉得也许有一次,回头看我的人正好是你;


比如,夏天的时候,天气太热了,我把手里的水从头上淋下来,这么凉,我把这个行为叫做你;


比如,我喝酒,我从前常常和你一起喝酒,我一口气喝完了整杯酒,我把这个俗气,而又常见的喝酒方式,都宣称是和你喝酒时才用的;


比如,我要去锻炼了,我是这么讨厌锻炼的人,但你叫我去锻炼,我就去锻炼,这样我每次都皱着眉头,想起你一次;


比如,我不怎么提起,也不怎么去你的那个城市了,但正因为如此,我反而常常想起那里,想起你;


比如,在路上,我看见每个陌生人,他们或者高兴,或者悲伤,或者面无表情,我都觉得他们是有理由的,因为他们不认识你;而我自己或者高兴,或者悲伤,或者面无表情,都是有理由的,因为我认识你;这样子随时随地都可能想起你;


比如,我找到那些和我一样认识你的人,他们或者提起你,或者不提起你,但我知道都和你有关,不管我见到几个人,但至少都要想到你一次;


比如,我阅读那些俗气的书,阅读那些高深的书,都有可能想到你,因为你就是这么无孔不入,既阅读俗气的书,又阅读高深的书;


比如,我写小故事给你,因为你要我写小故事给你,我始终都没有写,这次我终于写了,故事里的人和你有一点像,我每看一次,就想到你一次;


比如,Perfect Day,这首歌我也很喜欢,你也很喜欢,这个词我也很喜欢,你也很喜欢,但我被你打败了,这个词归你了,这首歌归你了,它变成你喜欢的,我才喜欢了;别人也被你打败了,他们都变成因为你喜欢,所以我才会注意到他们也喜欢;


比如,以后我不能玩捉迷藏游戏,因为每次我都想到你藏起来了,我可能找不到你;但我又会很想要玩捉迷藏游戏,因为到最后,我总归是找得到你的。这样子,无论我玩不玩捉迷藏游戏,我都会想到你;


比如,有一天我无意中找到一本书,那上面有你的签名,又有一天我无意中找到了一张相片,那上面有你,我把它们拿给别人看,说:瞧,我有这么好的东西。那个时候我可能已经有点老,记性也不太好,不过还是想到你一次;


比如,有一天有人问我,认不认识你,记不记得关于你的事情,我回答说:记得。于是我把所有关于你的事情,又想了一遍;


比如,有一天有人问我,认不认识你,记不记得关于你的事情,我回答说:不记得。但是我在心里,把所有关于你的事情,又想了一遍;


比如,你最好马上出现在我面前,嘲笑我,对我哈哈大笑,这样子我会马上原谅你,并且给你看这篇东西,我会同样哈哈大笑,说:我一点都不想念你。不过这样说其实是因为我有点羞涩。


比如。比如。


比如我写下来,这一篇给你,给马骅。我自己又从头看了一遍,觉得可以给你了。给马骅。天已经亮了,从天很黑到天开始亮,有好几个小时,我都想到你了。我的朋友会跟我提到这一篇,提到一次,就又想到你一次。


那么,则西。每次看到这个答案,我就想起你。












关于百度:

百度太屌了。就是中国互联网无敌般的存在。大部分中国人互联网唯一入口就是百度。除了微博和知乎以及那些更小众的论坛,百度可以控制一切中国互联网的搜索结果。想要你存在就存在,想要你不存在分分钟你就好像从没在世界上出现过。除此之外百度还很有钱,如果实在删不掉,还可以买下你,让你滚。


现实就是这样,有钱就狂妄牛逼。口头抵制只是暂时。百度出来假惺惺随便道个歉,大家消消气,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比如上次血友病贴吧事件还没结束,大家也已经遗忘它进入了新话题。


我想抵制可以暂时出气,但更好的做法,是应该给百度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只有同样强大的对手才会使百度懂得谦卑。


我们大家努力让GOOGLE早日回归吧。


那时候百度也许会变的好一点点。


这个世界也会变的好一点点。










----------------------------------------------------------------------------------

在不修改原文及作者的情况下,可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