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www.ylg6699.com > 正文
  • 哪个人给你留下最深的印象?
  • 日期:2016-04-13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谢邀。
正经的回答在前头,后面是我家姥爷的一些事。
个人习惯,文末出现【以上】表示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再更新。
估计是最后一次更新了。写得太长你们看着累,我也懒【这是主要的】。有喜欢这种文风觉得不过瘾的,就去我的别的答案看看吧,嗯,基本都是小故事,不写干货……

历史上的:国士无双,伍连德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4522633/answer/28125647
买了书在图书馆看了一个下午,看到最后情不能自已,几近哽咽。【也可能是我泪点太低的缘故吧。】

身边的:我姥爷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一、耳背
老爷子35年生,今年虚岁82,前几天年夜饭上感叹:“我这身体也不行了啊!最近耳朵都有点背了。”
是的,老爷子除了耳朵背之外,唯一的问题就是走路走不快。前几年还住过院,最近十年什么毛病都没有!
耳朵不背的时候是怎样的呢?
前年一起去给一位九十多岁的老校长拜年,老爷子拉着老校长的手说:“叔啊,你咋也老了!”
九十多岁的老校长耳背好几年了,不管别人说啥,都是连连点头:“是是是!儿女都孝顺!”
老爷子背过身,用手挡住嘴,偷笑着跟我说:“他老咯!耳朵都背咯!”
我们全家人全程憋着笑……一个快八十的老爷子管一个九十多的老爷子叫叔,还说人家老了……

二、吵架
姥姥在世的时候,姥爷性子固执,说一不二,经常发生矛盾。不过姥姥素来温和,顶多装听不见,回头向我妈告状,笑看我妈我大姨一起“收拾”我姥爷。
可有一次,吵架吵得天崩地裂,连我爹都出动了。
当时战况如何呢?
对方损失:一辆自行车——轮子被我爹踹扁了;半个厨房——被火烧了;一口锅——老爷子自己给砸了。
我方损失:我爹肩膀疼——最后是他直接把老爷子“扛”回家的,回来以后说老爷子咬他肩膀。
为什么吵架呢?
我姥爷要吃煎蛋,煎单面的。我姥姥给做的,是双面的。

三、压岁钱
你们过年怎么拿压岁钱?鞠个躬?拜个年?再推辞几下,然后钱到手?
我家不是。
我家过年的时候,因为我奶奶爷爷去世得早,姨夫那边兄弟姐妹多,所以大家都是年三十到姥爷家过。晚上吃完饺子之后,姥爷开始发红包。
有以下流程。
首先,磕头。正经的磕头,包括哪只手在前哪只手在后,男孩怎么抱拳,女孩怎么虚握,都得合规矩。
接着,拜年词。无非就是“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之类的,没什么新花样。
然后,每个孩子领一定数额的基金,开始回答问题。
规则如下:每人最开始都有五百元基本资金,第一轮每人背一首古诗或词,根据语句通顺否、崩瓜掉字否、表情生动否,全家一起打分。分数最高者,一百,剩下两个得五十——一般都是一百。
第二轮是抢答,老爷子出上句或上联,我们抢答。家长抢答的不算。每抢答一个得二十,一共九道题。
第三轮是猜谜。老爷子会准备三道题,我和哥哥弟弟随机抽取一道,答得有道理就得分。
基本上最后到手的钱都是一样多,但!想拿个压岁钱真不容易……
老爷子让我们从小就明白了一个道理: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你得付出努力!

四、书
我家书多——大四往家寄行李,四个箱子里三箱子是书。
我哥家书多——买书不是按本,而是按“这个作者的书,都要了!”
我弟家书多——他的床有一半是用来放书的。床底下?不能委屈书!
我家老爷子……
不夸张地说吧,除了我因为明言禁止任何人在我的书上写字,剩下所有人的书上,都有老爷子的批注……不管是什么书,甚至是菜谱,甚至是我弟的漫画,甚至是我哥的教科书。甚至是放在卫生间的《读者》……

五、让座
由于几年前老爷子一直认为自己“还算是个年轻人”,所以每当有人在公交上给他让座,他都很生气:“我又不老!”
前几年渐渐觉得腿脚不是很好,在公交车上被人让座,终于接受了。
让座的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在父亲身边站着。
老爷子落座后,拉着正太的手,非常开心:“看到你,就觉得国家有希望了啊!”
“小孩子要好好培养,从小就应该教育小孩这个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
“你看现在改革开放了,生活水平也好了,但是这个孝顺的传统,不能丢!”
“这孝顺也是有说法的。你看古代的二十四孝!这第一孝你知道是什么吗——不知道?这不行啊。你记着,第一孝啊,是孝感动天……”
我和我妈站在一边,这个心情是复杂的……那对父子的心情,估计更加复杂。

六、宠物
我妈小时候养过一只小黄猫。
后来猫子跑了,我妈很伤心。老爷子又给寻了一只来。
我妈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儿。
问我舅,我舅说:“这不是黄鼠狼吗!”
黄鼠狼的内心可能是懵逼的。

七、墨汁
我从四年级开始跟着老爷子学写大字。
那时候每天坐车去他家,和哥哥一起背背诗,写写字,权当是陪老爷子开心。
然后我妈就发现,几乎每天回到家,我都晕乎乎的,脸颊泛红,没有精神。
一开始以为是中暑——毕竟夏天嘛。可后来有几天转凉下了雨,我还是这样。
过了一个多星期,我妈终于明白了:她记得老爷子有用白酒研墨的习惯。
我体内乙醛脱氢酶指数很低——外在表现就是喝酒脸红。
老爷子闲着没事儿呢,就喜欢把研墨剩下的白酒倒给我哥和我喝……
现在我哥千杯不醉,我沾酒就睡……

八、玩儿呗
小学某年开学那一天,我,不见了。
当时我爹亲自把我送去学校,因为寒假作业没写完,我总想跑。
没想到我爹一转身,我不见了。
班主任都快急哭了——她一家四口,要不是老爷子的学生,要不是我姥姥的学生。
遇上同一学校的我家亲戚,赶紧告诉她我丢了,对方立刻告诉我妈。
我妈掐指一算,给老爷子家里打电话。
老爷子不在家。
在哪呢?
老爷子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跟我还在上幼儿园的弟弟去几十公里外挖野菜去了。
我爹骑摩托车赶上来的时候,老爷子正蹬着大杠自行车在城郊土路上和骑三轮的老头飙车呢。
至于没写完的作业……还说啥作业啊!孩子没事儿就行!

九、逻辑
老爷子有个万能金句:话又说回来了。
此句所向披靡,无论对方怎样引经据典逻辑缜密,只要老爷子金句一出,对方立刻败下阵来,所有论据灰飞烟灭,战场上只剩下老爷子孤独求败的身影。
具体运用如下:
今年初二。
老爷子:今年菜太少。都是肉。
大姨:菜贵啊!你去菜市场看看,都是十块一斤!
我妈:过年了,都想多赚点。
老爷子:话又说回来了,都想多赚点,卖肉的为啥不提价?肉还是比菜贵,你得多买菜!
老爷子获得一血。
晚上。
大姨:来!爸!你要吃的菜!芹菜!藕!西蓝花!菠菜!木耳山药,都有啊!
老爷子不语,埋头吃肉。
我妈:单给你买的菜!你要吃菜!肉我们吃!
老爷子:【放下筷子,慢条斯理】话又说回来了,过年就是要吃肉!
老爷子又获一血。

十、看病
老爷子经常去医院。
老爷子身体没毛病。
老爷子去医院是有自己的考虑的。
夏天蹭冷气,冬天蹭暖气,没事儿和同龄人聊聊天,找点共同话题,偶尔自学中医知识。
别开生面。
后来被医院列入“黑名单”了。
理由是:冒充老中医,给人开药方……
关键是,还治好了一个……

十一、周易
这事儿怪我。
中二期,买了本周易八卦整天研究。
然后书被老爷子瞄上了。
拿去看了半学期,我都转向研究欧洲黑魔法了,老爷子顿悟了。
“我发现,这个周易八卦里头,蕴含着无穷哲理,现代社会的科技发展也离不开它。比如你看这个二进制思想,跟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它就有异曲同工之妙!”
嗯,老爷子因为这,让我哥教他编程……
我哥说他会记我一辈子的。
——————2月15日更新——————
一共15个赞,嗯,更新到十五个。

十二、练功
00年的时候啊,老爷子开始练气功。
老家墙上还贴着老爷子用蝇头小楷亲手抄录的气功大法,还有配图——没见过世面的我跟我哥还以为这是武功秘籍,偷着练了好几天。
后来有一天老爷子就不练气功了,改练另一种神秘的武功——据说是前院李老师偷偷介绍的,还卖给老爷子一套书,一套盘。
老爷子练了小半个月,没效果,一怒,跟我舅告状了。
我舅隶属于司法。
再之后,前院李老师因为参与邪恶的教派而被审问,并以此为线索,挖出上线和一些不明真相的练功群众。
我舅立了大功……
我舅给老爷子报了个老年大学,去学正统的气功。
老爷子去了三次,逃学了。
嗯,就是他带着我跟我弟挖野菜的那次。

十三、远方的客人
我家亲戚散落在祖国的各个地方,比如贵州,比如东北,比如新疆。
今年远在新疆的舅姥爷——也就是姥姥的弟弟回家过年,老爷子抓着舅姥爷的手,嘘寒问暖。
“哎呀呀!亚克西亚克西!听得懂汉语吧!”
“你们那边生活的怎样?能吃上饭吗?”
“都解放了吧?不打仗吧?”
“出门有没有车?还是骑骆驼啊?”
“前几年上山下乡的时候我记得你还年轻着呢,怎么一两年不见就老了?”
“喝过白酒吗?你那边都是葡萄酒吧!”
………………
舅姥爷心塞塞的。

十四、看电视
各位在家陪老人看什么?新闻?戏曲?经典电视剧?还是电视只是个背景音乐,主要是在聊天?
我家老爷子看电视的口味与众不同。
那时候,还在上小学的我以及上初中的我哥中午在老爷子家吃饭,每天看电视的内容是:子午书简,百家讲坛。
直到某天,趁老爷子睡着的时候我哥换台看到了《猫眼三姐妹》。
那是多么愉悦的一个中午啊!
第二天,老爷子继续睡,我和哥哥继续看《猫眼三姐妹》。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后来,《猫眼三姐妹》看完了。
电视台开始播放《圣少女》。
我和我哥正看得津津有味,只听老爷子在背后幽幽得开口:“这人怎么长得不一样了?”
嗯,老爷子一直在装睡,偷偷得跟着我们看。
再之后,我们又一起看了《樱桃小丸子》……主题曲老爷子还会唱,虽说哼出来带着一股京剧的味道……

十五、风筝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小时候背这首诗的时候,老爷子为了让我们加深理解,于是带我和我哥去放风筝。
风筝是他自己做的——
竹子是外面野地里摘的,削成细细的竹篾,用细铁丝扎成燕子形状——这是理想。
竹子是隔壁邻居家偷的,剁成粗粗的竹棍,用塑料绳捆成不规则形——这是现实。
浆糊是大米熬出来米油之后,用石臼舂的,带着米香,忍不住就吃一口——这是理想。
浆糊是去年贴春联剩下来的,用勺子去抠,黏成一坨,忍不住就想扔掉——这是现实。
风筝面儿是鲜亮的红绸子,裁剪成灵巧的燕子样,还贴上一对眼睛——这是理想。
风筝面儿是褪色的红春联,拼凑成抽象的马赛克,还画上一张大嘴——这是现实。
风筝做完之后,老爷子翻箱倒柜看看有什么东西能用来做风筝线。姥姥过来看成果。
然后跟我说,小时候看邻村跳大神,戴的面具跟这个差不多……
——————3月5日更新——————
这是被哪个大v点赞了吗?呼啦啦来了好多人~嘛,有人喜欢我就多说点,只要你们别在评论区说【太长不看】这种类似的话——我会直接删评论的。【就是这么玻璃心,你来咬我呀~】

十六、知己
老爷子近二十年前曾经住过院,同病房一个老头儿是个教授,业余时间潜心钻研红楼梦。
两个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每晚秉烛夜谈,经常被护士嚷嚷“再不睡觉明天就给你们换病房!”——就好像小学生因为喜欢同一个组合而上课说话被班主任威胁换座位一样。
再然后,老爷子先出院了。
回家不到三天,又开始茶饭不思,食不知味,整天念叨着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之类的,甚至趁我姥姥不注意,大夏天正晌午溜回医院找他那位“知己”了。
没三天,回来了,闭嘴不谈这位知己,好像没发生过这种事似的。
后来才知道,老爷子认为,曹雪芹写红楼,是偏向林黛玉的,他那位知己呢,则认为是偏向史湘云的。两个都不算年轻的大男人为了这事儿在病房里吵起来,还差点绝交——就好像小学生为了同一个组合是更喜欢王某某还是王某还是易某某某而吵架一样。
都是老顽童。

十七、豆浆
关于上一条里,老爷子生病的原因。
某年,远方的亲戚带回来一台机器——很难形容它具体是用来做什么的,年代久远,我也只能依稀记得大概的样子。
总之,这台机器经全家人研究后得出结论:是用来磨豆浆的。
从那天开始,老爷子开始了自己的豆浆生涯。
清晨,洗豆子,泡豆子。
上午,磨豆子,滤豆渣。
中午,喝豆浆。
晚上,豆渣馅儿包子。
每天循环。
那时候老爷子周一到周五都住在远离家的学校公寓,姥姥也够不着他,大家都是后来才知道,老爷子竟然以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坚持不懈的精神,吃了大半年豆渣包子,喝了大半年豆浆。
然后住了院——长期偏食差点引发肾结石。
再然后,将近二十年了,老爷子再也没有碰过一次豆浆。
每当回想起这件事,我们全家人——包括老爷子都想不通:当初为什么要着了魔一样,夜以继日喝豆浆呢?

十八、浆糊
小时候我和弟弟“狼狈为奸”,没少干坏事,但有一次,都怪老爷子!
在我四年级以前,老爷子家还是平房,四合院一样的结构,木头门,大铁锁,每年过年都要在门框上贴春联。
春联是老爷子自己写的。
贴春联的浆糊,是姥姥现熬的。
有一年,我和弟弟帮老爷子贴春联,老爷子拿着干净毛笔蘸浆糊,正打算贴,突然把毛笔戳我弟嘴里:“你尝尝。”
“不甜!”
老爷子又把浆糊递给我:“你也尝尝。”
我用毛笔抠了一大块。
“加点红糖会好点。”
于是我们三个拿着毛笔蘸浆糊红糖,在大门口你一笔我一笔把浆糊给吃了。
等姥姥回来的时候,春联还在地上,浆糊罐子已经见底了。
老爷子两手一甩:“他们两个吃的!”
我和弟弟被姥姥拎进院子挨训……
老爷子一本正经继续贴春联……

十九、潇洒
我舅头上有道伤痕,是小时候受的伤,被头发盖住,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这伤痕是怎么来的呢?
以前的自行车,前面多半会有条横杠,这就是传说中的“二八大杠”。
因为这条“杠”,上下车的时候会很不方便,有些人习惯将一条腿踏在脚蹬子上,另一条腿蜷曲着,从身子前方杠子上方掏过去,然后骑车。
还有一种方式比较潇洒,一条腿踏在脚蹬子上,另一条腿像芭蕾舞动作那样,自后向前呈螺旋上升状划过一道弧线,越过后车轮,踏上另一边的脚蹬子。那时候这种动作更加时髦,受到不少人的追捧。
老爷子自然选择后一种。
然后,将老老实实坐在后车座上的我舅舅,凌空一腿给抽了出去。
后来,老爷子用同样的身姿给不同的孩子留下了同样的心理阴影。
这大概是我宁可迈腿走路也不愿意学骑自行车的原因之一吧……

二十、秘密
去年年末,和老妈通电话。
老妈忧心忡忡得跟我说:老爷子今年要搞个大新闻。
我有点担心:老妈你知道“搞个大新闻”的含义吗……
老妈表示我重点找错了,然后让我做好准备。
我正准备做准备,我哥的电话来了。
他是这么说的:【绕不过来关系的直接忽略下面这句话……】老爷子让咱舅转告我,让我告诉你,让你提醒你妈别忘了老爷子上个月让咱舅妈跟我妈说的那件事。
我:啥?
捋了半天的关系,差点画了个流程图,我才搞清楚:老爷子想搞个大事,但又不好意思把这件事具体说出来,于是将信息分散转告给家里的每个人。。
我:啥?
我妈:别管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现在我终于知道:老爷子在银行里存了一笔钱,留着给我们家三个孩子结婚用的……转念一想,又怕自己随时没了,家里没人知道这笔钱,所以把信息拆分后告诉我们所有人。
而老爷子的真实用意是:早点结婚,早点让我抱重孙子!
嗯!他所谓的大新闻就是:今年我要逼婚了!
ORZ……
——————3月6日更新——————
手机码字,可能会有错别字或者排版问题,无视就好!

二十一、端午节
大二那年,端午节,给老爷子打电话。
我准备好了一肚子的祝福语,愣是让老爷子的奇思妙想给憋了回去。
老爷子语重心长得对我说:“端午节啊,是纪念屈原的,屈原是位伟大的文人啊!你得好好记着他!你不是在南京上学吗?离长江近吧!正好今天端午节!你呀,拿上艾草,带瓶黄酒,去长江边上,一边洒黄酒,一边背离骚和九歌,感受一下这个爱国的气氛!”
背景音是我妈他们的爆笑声……
老爷子特不平:“笑什么笑什么!你们这些家伙啊!不懂风雅!”
然后再三嘱咐我:“要带黄酒!还有艾草!最重要的是气氛!”
嗯,老爷子已经很现实了,起码没让我跑去汨罗江,长江边儿就可以了……

二十二、病床
舅舅家有个专门留给老爷子的小卧室,书房改的,各种设备齐全。老爷子最中意的是他的专用床。
床是医院里那种可以手动调节角度的病床,老爷子靠着床看书很舒坦。
舅舅和弟弟很无奈。
因为老爷子是这样要求的。
[这个角度要30°!]
[这个有30°吗?没到吧!]
[你给我找量角器!我来量量!——噢,还真是30°……那改成45°吧! ]
我弟一脸无奈:“为什么要用量角器!!为什么!!!”

二十三、十年
我姥姥是2005年去世的。
姥姥当初算是下嫁姥爷——她是大家族的女儿,姥爷则是没落的读书人后代。生长环境的巨大不同,让这桩婚姻一开始就充满争吵,甚至老爷子对我姥姥的去世,一直没有说过什么。
直到去年。
清明,给姥姥上坟,老爷子腿脚不便,就坐在田野边等着。我陪在旁边,手里拿着柳枝,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
然后老爷子从我手里拿过柳枝,摘净叶子,去了皮,捏在手中做笔,在脚边的沙土地上,一笔一划得写字。
[十年生死两茫茫 ]
有些时候,语言真得苍白无力。因此宁愿保持缄默。

二十四、专业
我哥是工科,他的不少同学现在在深山里头造火箭。
我是学经济,因为学校要求,所以中医西药临床医学的基础部分也要学一点,但仅限皮毛。
我弟比较好介绍,学会计的。
然后,在老爷子眼里——
我哥:修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收音机电脑的。
我:能看病,能开药,能医治所有疑难杂症。
我弟:戳计算器的。
于是老爷子得出结论:丫头最能干! [完全不是啊喂! ]

二十五、执着
那时候老爷子和我大姨住在一起,某天,离家出走了,到我家找我妈告状……我妈问清了缘由,哭笑不得——
老爷子有件 [破羽绒袄 ] ——这句话要是被他看到,会不开心的:“不就是穿的时间长了点嘛!”
是长了点,比我年龄还大,那是我爹还没有和我娘结婚的时候,给老爷子订做的羽绒袄。老爷子一穿就是二十多年!
然后让我大姨给扔了。
老爷子快气疯了……就跑来我家,告状……一定要找当年裁缝做一件一模一样的!
最后,大姨跑遍全城又买了件新的,老爷子这才回家,对新衣服宝贝得不得了。
大姨:“喜新厌旧啊!怎么不惦记你那破袄了?”
老爷子使出万能金句:“话又说回来了,你要是不扔那一件,我不就有两件好衣裳了!还能换着穿!”
——老爷子有一箱子棉服……可也没见他以前换着穿……就跟我喜欢吃什么就连续吃好几年直到吃恶心为止一样……某种程度上说,老爷子是个执着的人。
——————3月8日更新————
下午去看电影,《疯狂动物城》,看到了黄鼠狼……看它闪转腾挪的敏捷身形突然就想到,老爷子当初能抓到黄鼠狼也是厉害啊!

二十六、钢琴
老爷子的记性不错。故事的前因在十五年前。
那时候我在学电子琴,一次家族聚餐,说起学琴的事,姨夫极力劝我学钢琴。
我说没钱买钢琴,姨夫说他赞助,我说他买了我就学,姨夫说我学了他就买——如此循环往复,终成一梗,“钢琴梗”在我家流行了两三年,直到被“汽车轮子梗”取代。
这是十多年前。
到了去年,中秋聚餐,一大家人正热火朝天得聊天,突然!老爷子伸出手。
全桌安静。
就像闹得沸反盈天的教室后门闪现出班主任的脸一样,安静。
老爷子咳嗽了一下,拍了拍我姨夫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
“今年啊,钢琴,该买了吧?”
全桌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各种看着我笑。
再之后,嗯,那个循环又开始了……姨夫说我学钢琴他就买,我说他给买了我就学,姨夫说老爷子你看我不是不买,是她不学,我说我不是不学是姨夫不给买……
十几分钟后,总算消停了。
刚想着这事儿算过去了,老爷子又摆摆手,从怀里摸出手机。
“今年啊,你要买钢琴,我出钱。”
我拿来手机一看,老爷子收到一封诈骗短信,“您中奖多少多少万”之类的……
不管怎么说,老爷子中奖后想到的是给我买钢琴这件事,我还是有点小感动~
顺便提醒大家,家中有老人的话,一定要提防这种诈骗短信。

二十六点五、汽车轮子梗
上面说到“钢琴梗”之后是“汽车轮子梗”,这是怎么回事呢?
大概是“钢琴梗”出现后的两三年吧,私家车逐渐开始普及,我家也在商量买车的事,姨夫立刻抓住机会——一架好的钢琴比一台普通的车子贵了不少!钢琴不赞助了,赞助一台车子!前提是我拿到驾照。
这当然是玩笑话,谁也不会当真——除了老爷子。
“汽车买了没?”
“没驾照也没关系!你分期付啊!”
“今年先给买个车轮子!明年买个方向盘,七八年的时间慢慢攒!”
“攒够一台车,丫头的驾照也拿到手了!两全其美!”
——这,就是“汽车轮子梗”的由来。

二十七、路
我,一个大写的考试运S级的马路杀手。
具体经历在这里 你在驾校遇到过什么有趣的事情? - 卓惠子的回答
尽管如此,拿到驾照之后我还是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开了车——老爷子点名要我开车送他去远房亲戚家。
第一次上路,加上这位远房亲戚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难免紧张。
惴惴不安得揣着驾照开车接到老爷子,问他要去哪里我好设置导航,老爷子颇有信心:“不用导航,我给你指路!”
“你……指路……啊……”
“你先往前,顺着这道儿一直开!”
老爷子戴上老花镜,从他的宝贝小布包里摸出一份手绘地图——上头还有毛爷爷语录。
我当时心一惊:有点不对劲儿。
再三询问,老爷子终于把目的地告诉了我:他要去的地方在邻省,路他都记得,年轻的时候还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地图还在呢!
看着那份几十年前的手绘地图,想到拿到驾照时教练让我“没事千万不要开车”的忠告……想到一路开出省……
我的心情有点复杂。
那天最终没有去成——无论是出于安全考虑,还是人情世故考虑,总之最后是我们一大家一起陪老爷子去了远房亲戚那里,一路上老爷子都在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下车的时候,看见路边一棵大柳树,两人合抱不过来。
老爷子绕着树,转了一圈,拍拍树干,抬头冲我笑:“你看,树还在。”
那时候,我想到了那张地图。
我想,大约那张手绘地图上曾经真实存在过的东西,只剩下了这棵大柳树吧。
所以老爷子之前一直一言不发,所以他会像见到老朋友一样拍着柳树告诉我。
“你看,树还在。”
【那之后不到半个月,像是缘分前定一般,我看到了陈凯歌导演、冯远征与耿乐主演的短片《百花深处》。异曲同工,感慨良多。】

二十八、收集
老爷子有收集癖:药盒子与牙膏皮。
药盒子拆开后,做书签——过年回家收拾我的书,竟然在岛田庄司的《黑暗坡食人树》里发现了老爷子留下的书签!不知道我和老爷子哪个人受到的惊吓更多……
牙膏皮则是老年间留下的习惯——过去牙膏皮是能换钱的,现在没人在意这个,但老爷子养成了习惯,我们几家有多余的牙膏皮就都留给老爷子,他经常会花一个下午的时间,将积攒了几个月的牙膏皮小心裁剪,洗净,晾晒,储存。
跟为了过冬而储存食物的松鼠一样。
我们晚辈平常是不管这些的,由着老爷子玩儿呗,不会干涉,但也很少参与——老爷子也嫌弃我们不仔细。
去年某天老爷子在楼下院子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用大木盆清洗他的宝贝牙膏皮们,邻居经过,看见一个大盆里头泡着白色不明物,随口问了一句:“收拾鱼呢?”
老爷子耳朵背,也随口答了一句:“啊,是。”
邻居也没啥事:“你都怎么收拾的?”
老爷子一乐:挺好学嘛!来!我教你!
于是拉着邻居跟着他洗了十多分钟的牙膏皮……
我爹下班的时候正撞见这一幕,老爷子还特别热情,一定要送邻居几张牙膏皮……
估计邻居的心情是很微妙的啊……

二十九、做饭
老爷子估计这辈子做过的饭屈指可数。
其中一次,我毕生难忘。
当时我和哥哥因为上学的缘故中午在老爷子家里吃饭,赶上姥姥住院,午饭的重担只能落在老爷子身上。
第一天中午,大杂烩——具体有什么我实在说不出,就像有些发言稿,似乎什么都说到了,仔细一想,又什么都不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盐放多了。
第二天中午,是前一天的大杂烩加土豆然后热一下。盐又放多了。
第三天中午,是前一天的大杂烩加土豆然后热一下。菜还是齁咸。
第四天中午,由于我和哥哥的强烈抗议,老爷子改进了烧菜技术:新的大杂烩,不放盐。配菜是盐……自己吃多少自己添……
老爷子美其名曰:人性化、自定义。

三十、杀鱼
这件事我的印象实在太深刻,这件事直接导致我现在有事儿没事儿就看人杀鱼。
某周末,老爷子买了条鲫鱼,放在院子正中的水盆里,看见我哥,突然来了兴致:“你学过生物,会解剖吧?”
那时候我哥刚上初中,生物课才刚刚接触,更别提解剖,但是,作为一个大写的狮子座【他自己的评价】,为了尊严就算不会也要假装自己懂!而且非常专业!
我哥当时吞了一口口水,盯着还在水盆里游的鲫鱼,说:“我先介绍一下这个鱼的基本构造。”
我和老爷子就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认真听讲。
现在回想,有一大半都是错的。
讲完理论知识之后,老爷子跃跃欲试;“那就剖吧!”
“剖!”我喊。
“那就,剖……”我哥又吞一口口水,“没工具啊。”
老爷子上菜刀。
我哥表示鱼还活着,得死了才能——
话没说完,老爷子抓住鱼,一把摔在地上。
鱼扑腾了几下,跳到旁边的鸡窝里。
鸡吓疯了,满院子乱窜。
撞到了旁边堆着的梧桐叶堆,梧桐叶洒了满院子。
隔壁邻居家的狗也开始跟着叫。
接着前后院的狗都开始叫起来。
真·鸡飞狗跳。
当时只有我们三个在家,老爷子立刻分配任务:我负责扫叶子,他负责抓鸡,我哥负责把鱼拎回来。
然后,一只小公鸡飞上屋顶,被老爷子用扫帚砸成了残废。鱼也折腾死了,我哥快刀斩乱麻给剁了脑袋。满院子的落叶勉强收拾干净,赶在姥姥回来之间掩盖了所有“犯罪证据”。
姥姥一点都没有起疑,那天我们不仅喝上了鲜美的鱼汤,还吃上了爆炒小公鸡。
这件事是我们三个的秘密,到现在家里人也不知道。不过我和老爷子都抱有遗憾:没有亲眼见到我哥的专业解剖手法。
从那以后,我对于“杀鱼”,有种莫名的兴趣。
——————3月12日更新——————

三十一、手机们
老爷子用的是老人机,用蓝带子拴着,挂在脖子上。原本是装在口袋里的。
但,因为发生了这种事——
我给老爷子打电话,没打通。
几分钟后,老爷子来我家,我问他怎么没接电话,老爷子表示他没有听到电话铃声。
然后,老爷子从口袋里摸出了空调遥控器。
再比如这种事——
阳光明媚的清晨,老爷子扛着被子走向阳台,将被子铺开晾晒。
手机不顾被子的深情挽留,执意奔向花坛。
再比如这种事——
洗衣机正在工作,老爷子突然冲过来,拔掉插头,打开洗衣机,拖出自己的衣服,捞出手机。
再比如这种事——
突然接到老爷子的电话,说他找不到自己的手机了……
最后,干脆给手机栓了根带子,挂在胸前。
然后,老爷子的老花镜上,也悄悄得多出了一条带子。

三十二、芥菜丝与花生
虽说老爷子做的饭……一言难尽得难吃,但是腌芥菜丝可是一把好手。
水灵灵的芥菜头切成能穿进针眼的细丝,洗净,晾干,抹盐,和去了皮的花生一起腌。吃的时候淋些醋和香油~嗯,我不吃。
为什么?
首先我不喜欢芥菜丝的口感,其次里面的花生给我留下了童年阴影。
小时候,家里来过一只熊孩子,打了窗,踢了鸡,吓了狗,还摔了老爷子很宝贝的玉镇纸。
老爷子不动声色,午饭的时候喂熊孩子吃了十几颗芥菜丝里的花生——这花生吸收了芥菜丝的日月精华,看上去白白胖胖十分无害,实际上比生吞芥末还要冲鼻子。。
熊孩子吃花生之前是开开心心的,吃花生之时是吵吵嚷嚷的,吃过之后,突然断了电一样,双眼放空,目无焦距,一脸茫然。
然后鼻子皱起来,耳朵向上提起,两眼紧闭,一头歪在桌子上,嚎起来。
熊孩子是哭着走的,涕泗横流,两眼通红。
打那之后,熊孩子再也没有在老爷子家里吃过饭。
打那以后,我轻易不吃芥菜丝。

三十三、好日子
我家的习俗,老人过八十大寿的时候,一般都会跳过八十周岁,有的选择提前一年,有的选择推迟一年——老爷子就提前了一年。
虽说决定了提前一年,但具体哪天过却是个问题:老爷子是35年的人,那时候能活着就很不容易,更不要说过生日了,因此老爷子只知道自己是夏天出生,并不知道是具体哪一天。
为此,家里人征求老爷子的意见。
按着老爷子的性子——之前搬家的时候很慎重,搬出老黄历,又是算紫微星,又是算生辰,连手相和面相也用上了,折腾了好久。这次可能也要很久才能决定。
可老爷子很快就给出了一个日子。
我问他是怎么决定的?回答:整个八月就那一天你们都休息。
后来我突然想到,我爹娘结婚选了个星期天,原因是,那天大家都放假,都有时间……
“人都能来的日子,就是好日子。”
这绝对是遗传。

三十四、包教包会
曾几何时,老爷子教我打麻将。
“我出一万,你出两万,你的比我的大,你就赢了。我出六条,你手中没有条,那就是我赢了。”
曾几何时,老爷子教我下军棋。
“军师旅团营,连排加工兵。记住这个口诀。我出一个工兵,你出一个排长,那就是你赢了。”
曾几何时,老爷子教我下围棋。
“你看这个黑棋把白棋全部围起来,黑棋就赢了,这时候把白棋全部拿出来,换上黑棋。”
曾几何时,老爷子教我下象棋。
“象棋啊,是门学问。楚河汉界——这个楚河汉界知道从哪里来的吗?我先给你说一下秦朝末年,项羽和刘备——”“姥爷,是刘邦。”“哦,对对对!话又说回来了,这个刘备也是个乱世英才啊!这个魏蜀吴,是吧!三国!……”
那天,象棋没学会,倒是听了一肚子三国。

三十五、暑假作业
小学的语文暑假作业里,有一首儿歌,还配有简谱,要求学唱,歌词是这样的。
“小蘑菇,你真傻,大风没刮,大雨没下,你总撑着伞,干啥?干啥?”
老爷子来陪我补作业的时候看到了这首儿歌,极其认真地研究了一会儿简谱,然后严肃教我唱:
“萧莫姑,尼镇沙,打风妹寡,打渔妹瞎,尼老师陈个三,干哈?干哈?”
从那天起,这首儿歌存在于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心里,以及我的梦里。
——————3月22日更新——————
我这是要把八百字作文扩展成中篇小说的节奏啊……得嘞,既然说看着不累,我就多啰嗦几句。
各位,久等了。

三十六、唱歌
老爷子第一次去KTV,是我妈撺掇的。
一家子十口人浩浩荡荡走进包间,当大家还想着寒暄一下互相谦让等对方先开嗓子的时候,我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捅了捅我,倒吸一口凉气:
老爷子已经占据了点歌台,一首接着一首点歌。
点了《黄梅戏》、《女驸马》、《贵妃醉酒》、《沙家浜》……
也不唱,就只听。
还不让切歌。
于是我们全家坐在阴暗的包厢里,一面承受着来自门外路人们好奇的窥视,一面等待着老爷子瞌睡虫的到来。
三曲戏结束后,老爷子终于睡了,舅妈立刻蹦起来,一首《北国之春》开嗓子,全家都活泛起来。
等到老爷子从瞌睡中醒来时,麦克风已经永远得离他而去。
晚上吃饭时,老爷子闷闷不乐:“下次再唱歌,你们得让着我点儿!”

三十七、李鱼与暴走龙
前面说过我们全家都爱看书,老爷子尤甚。
六年级时,沉迷于哈利波特系列的我,与一心想要收集尽可能多的古代经典的老爷子,结伴来到了全市最大的盗版书籍集散地,淘书。
一天下来,我们各有收获。
老爷子给我买了一本《哈利波特与暴走龙》,成交价12元。
我给老爷子买了一本“李鱼”的《闲情偶寄》,成交价8元。
然后乐呵呵得回了家。
一直乐呵到翻开书看的那一刻为止。
盗版书害人不浅!

三十八、行动派
老爷子没事儿就喜欢跟我扯一些历史上的有的没的。
有次中秋节,下午,老爷子跟我闲扯,从月饼扯到屈原,从屈原扯到王安石,又从王安石扯到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
然后扯到了叫花鸡。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叫花鸡的做法,简直惊为天人:竟然还可以这样!
老爷子来了兴致,说要带我吃叫花鸡——当下推出他的二八大杠,载着我满城里溜达着找。
还真找到一家卖叫花鸡的。
祖孙俩开开心心地买回来,等不及回家再吃了,就在胡同口停下,蹲在二八大杠旁边,敲开叫花鸡外头的泥壳,扒开荷叶,撕开松软糯香的鸡肉,你一口我一口吃起来。
然后遇到了出来买菜的我爹。
后来我爹是这么跟我形容的。
“爷俩儿惨啊!蹲一破自行车后头,围着一地土坷垃狼吞虎咽!难民似的!”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

三十九、谜
谜面:“一三一三又一三。河里长草冒狼烟。他爹打断他儿的腿。他娘在家哭心肝。”【蔬菜】
某年,吃饭,我哥,我弟和我,都要吃碗里的鸡大腿。
为避免二桃杀三士的“惨剧”发生,老爷子出了这个谜,谁猜对谁有鸡腿吃。
然而,我们三个都猜对了第一句的谜底是韭菜,后面三个都猜不出来,为公平起见,我们三个孩子,都没得鸡腿吃……
如今,当初鸡腿归了谁我已经不记得,但是这个谜语,以及它的答案,我会记一辈子的。

四十、还是谜
谜面:“刘备打马出城西,曹操拉着关公衣。周瑜三更坐大帐,霸王江边别虞姬。”【水果】
这本是一套词,各地版本不同,大同小异。
可到了老爷子嘴里……
那会儿我妈在学五笔输入法,老爷子和我坐在一边儿说话。
老爷子:“丫头我给你出个字谜!”
老妈:“王旁青头戋五一, 土士二干十寸雨, 大犬三羊古石厂, 木丁西 , 工戈草头右框七。”
老爷子:“你听着啊,第一句是刘备打马出城西。”
老妈:“王旁青头戋五一, 土士二干十寸雨, 大犬三羊古石厂, 木丁西 , 工戈草头右框七。”
老爷子:“二一句呢,是曹操拉着关公衣。”
老妈:“王旁青头戋五一, 土士二干十寸雨, 大犬三羊古石厂, 木丁西 , 工戈草头右框七。”
老爷子:“三一句是周瑜三更坐大帐。”
老妈:“王旁青头戋五一, 土士二干十寸雨, 大犬三羊古石厂, 木丁西 , 工戈草头右框七。”
老爷子:“末一句是霸王江边别虞姬。”
老妈:“王旁青头戋五一, 土士二干十寸雨, 大犬三羊古石厂, 木丁西 , 工戈草头右框七。”
老爷子:“连起来四句话,每句打一个水果。”
老妈:“王旁青头戋五一, 土士二干十寸雨, 大犬三羊古石厂, 木丁西 , 工戈草头右框七。”
我:“再说一遍。”
“听仔细了啊。”老爷子捋了一把袖子,不紧不慢道,“刘备打马出城西,曹操拉着关公衣。周瑜三更坐大帐,木丁西,工戈草头右框七。”
别说,还挺押韵……
【以上】